郑星

海的女婿(插曲)


“这么说──你们还是想要听那个飞行员的故事吧?”索林疲惫地舔了舔泛白的嘴唇,对着小酒馆里昏暗灯光下的观众,他已经讲得很累了。身旁的瑟兰迪尔及时递上一杯水。

“还是德军飞机如何被我击落的?你们不说话我就当你们说好,或者,我要去休息了──”

“好──”镇上的药剂师埃尔隆德突然冒出一句,效果好像他头顶冒出了一个泡似的,所以人的眼睛顿时变得炯炯有神。

“好,从1941年,也就是去年……”

“我没有叫你说好──”众人异口同声地阻止了他。

“什么……不是?”索林震惊地定在原地。

“我们也没有叫你说不是──”

“我想我要休息了!”索林暴躁地拄着拐杖,准备迈开伤腿。

“我们也没有说叫你去休息─...

2

【短篇】星辰璀璨

再次见到他那美丽的精灵王时,索林感到双眼如被湿咸的海水浸透,泪水迫压眼膜,鼻尖涌起难忍的辛酸。他只想寻找怨恨瑟兰迪尔的理由 。

“不要忘记埃尔隆德想杀你时,脸上的表情有多狰狞!”他大喊,希望瑟兰迪尔别再拥有这种可怖的想法,以及那扭曲一切的欲望。

“把星光白宝石项链给我好吗?埃尔隆德说,那里有祖先的钥匙。让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。”瑟兰迪尔犹如梦呓。

他从混战中夺回了瑟兰迪尔的姓名,索林难以想象,当埃尔隆德要杀他时,瑟兰迪尔竟带着甘愿的微笑。

那个精灵甚至值得你……为他献上性命……么?

“埃尔隆德说那里有祖先的秘密啊……秘密不能被人所知,可我知道了……他就决定杀我……当然了他一定很无奈。”...

2 1

【短篇】星辰璀璨

索林的披风被抛在地上。

他勾住了瑟兰迪尔的脖子,猛地咬上她他的嘴唇,瑟兰迪尔只得直起身子迎合他,莹白光裸的身躯起伏如鼬鼠的灵活。瑟兰迪尔感到索林缓慢悠长的呼吸声绕在他脖子上,接着随热量消逝而往下滑,索林已把头埋在了瑟兰迪尔胸前,控制他身体的力量如怒狮摁住白鹿,撕咬猎物喉咙的血腥感印在了瑟兰迪尔唇上。

瑟兰迪尔浑身颤抖,垂下的羽睫在不安颤动,在闭上眼睛的前一刻,他意识到什么巨大的令人战栗的危险即将来到,在索林凶猛有力的吻把他摁在地上的一刹那间,一大团迷蒙的红色在他脑海中绽开,意识混乱,除了自己的喃喃低语,瑟兰迪尔在昏厥的间歇里只能听到索林愈渐沉重的呼吸。

火光散乱的影子如鲜血般艳红,宛如种...

6

【短篇】星辰璀璨

孤山,众王之廊。

素白的形体半跪于地,曲曲折折的月光透过镂窗流淌在那具身躯上。殿内停驻高悬照明火炬映得他的脸庞忽明忽灭,光裸莹白的胴体镀上了金色曼陀罗花纹般迷幻的光,瑟兰迪尔仰头望着王座上的索林,嘴角挂着一丝神秘莫测的微笑,就如当年他觐见索尔时的倾头致意,而如今他仰望索林的眼神神秘复杂难解,赤身裸体地等待爱情。

一切像是个谜。瑟兰迪尔在中土大陆上消失了三年之久,连他最忠诚的护卫都寻不到国王的去处。

但他三年来始终都在索林身旁,就像三年来所作那样,无声等待一个诺言的实现。

2

海的女婿 · 海神存在

五月里的一个星期天,索林 · 橡木盾中将驾驶的P-51战斗机坠落在平缓如灰色缎面的海域。在剧烈的呼啸声中,他如同附在灼目流星的内核,机械在高温的烧烤下迸裂,零件旋转飞坠。在火球呼啸破的一刻,中校只来得及回忆起,惊惴的浪花在他眼中升起,散乱如珍珠。

“[注1.]接骨木树皮熬的汤,你的药。”有人在他梦中说道,吐字不清,“你的药……药、药、药……。”

索林像是刚刚穿出一条光影恍惚的隧道。当他听见自己应答时不禁惊讶声音里边无尽的空洞──

“告诉我坠机的坐标。”

“真有意思。”嘶嘶吐字的节奏如法语,“你。”

索林一直认为是米克伍德镇的人救了他。醒来时床边就站着一位金发青年,眼神潋...

4 5

史矛革荒漠之无间道

Thorin 00:28:15
瑟兰迪尔?

Thranduil 00:29:14
阿佐格死了。

Thorin 00:30:04
消息挺灵通的。

Thranduil 00:30:07
我也是军情五处的。

Thorin 00:30:09
你们卧底真有意思,老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为荣。

Thranduil 00:30:12
我不像你,我有“密林”支援。我要的情报呢?

Thorin 00: 30:15
我要的你未必也带来了?

Thranduil 00:30:19
什么意思?你逗我玩啊!

Thorin 00:30:21
给我个机会吧!

Thranduil 00:30:26
怎么给你机会?

Thorin 00...

2 2

段子

(索林打开门)

瑟兰迪尔:“哎呀,索林你回来啦~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呢?还是~先~吃~我~~~”

索林:“……”

hoho,邪恶的人类,自己脑补去吧!

1

撸主要稍事休息一下,最近的一篇文会常更,但更前面的就没法更新了,还请小天使们原谅。

海的女婿 · 空军中将

灰蓝的海水浸透了他身上的军装。胸前红蓝绶带的勋章是个负累,早已漂浮在身后远远的海域里,腰间的匕首在海水摇曳下有些松动,领口风干的盐渍在正午烈日的熏烤下开始泛出白色。天空中没有一只海鸟,他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空寂地映着丝丝云线,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后才想起如何眨眼。

天气晴朗,海面无漂流植物。

微风,风速自西向东。

海面能见度高。

十一小时前,索林 · 橡木盾中将的座机机翼被敌军轰炸机击伤,钢铁迸出火星,在座机和空气摩擦声的呼啸声中,他一头扎进了这片海域。机油还在海上漂浮,索林又感到一阵晕眩,他很清楚自己处于脱水的状态,阳光逐渐变得热辣,中将沉住气不去考虑晒伤的问题,他竭力向远远...

5 8
 
1 / 2

© 郑星 | Powered by LOFTER